中国成功收购航母的"不幸功臣"──徐增平

大约20年前,中国军方高层有人策划了一项独一无二的机密行动,不可思议的是,当时的国家一级领导人对这项任务竟然一无所知。

如果细心者有留意的话,会发现唯一的征兆出现于1997年4月,即距离香港回归中国仅几个月。当时,居于香港的商人徐增平在北京贵宾楼饭店租了三间商务套房,低调地作为办公室之用。徐增平最为人所知的,是在香港太平山拥有一幢凡尔赛宫式的豪宅。

该办公室坐拥紫禁城全景。对外界来说,办公室的唯一目的可能只是在策划台湾特技明星柯受良飞跃黄河的一场特技表演,以庆祝香港回归。

但在办公室里面,徐增平的员工正为中国军方一起有史以来最庞大的秘密交易进行协调工作。这个任务是从乌克兰购入一艘未完工的苏制航母,并将之运送回国。

徐增平称,航母并非赠予海军的礼物。

徐增平是前广州军区篮球队队长。他表示,经过多次商议后,他终被时任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贺鹏飞中将说服,决定接受这份难度非常高的任务。

徐增平接受《南华早报》独家采访时透露,贺鹏飞当时对他说,对中国海军而言,可以购买一艘现成的新航母,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此前已有两名香港商人拒绝了要求,使徐增平成为唯一的人选。

徐增平表示,当时贺鹏飞深情地握住他的手说:”为了国家,为了军队,我拜托你,一定要把它(航母)买回来!”他当时大受感动,完全被贺鹏飞说服了。

徐增平说,1996年4月至1998年2月间,两人会面约十多次,其中最令他难忘的一次是在1996年7月10日。当时,徐增平应贺鹏飞的邀请,和这名海军副司令员一起在山东省青岛市的北海舰队基地,检阅和送别即将出发往朝鲜的一支舰队。过往甚少有平民获邀出席此类活动,尤其那次是北海舰队首次访问朝鲜。

仪式之后,贺鹏飞邀请徐增平下榻海军的北海宾馆三天,希望趁此机会游说他接受任务。最后一天,贺徐两人乘坐海军专机回到北京。回京后当天晚上,两人继续商谈航母交易的计划,一谈就是四小时。就是在那个时候,徐增平表示会积极考虑亲自前往乌克兰就交易事宜进行谈判。

1997年3月,徐增平终于正式答应接受任务。 1997年底,徐增平准备动身前往乌克兰执行任务前夕,贺鹏飞也特地前往广州为他送行。

徐增平说,他非常欣赏贺鹏飞的爱国情怀,因此向他承诺将不惜一切代价把航母买回来。他形容贺鹏飞是位有担当﹑有抱负的领导人,为了中国的长远国防及海洋权益与战略,哪怕冒政治风险,也要作出正确决定。

1997年末,贺鹏飞中将(中)为即将前赴乌克兰的徐增平送别。照片来源:南华早报

当时,中国并不愿意触怒美国,中央要求军方搁置建设或购置航母的计划。当局认为,航母具攻击性,将令美国误以为中国有侵略意图。航母代价也极为高昂,中国或难以负担。

因此,整个行动必须秘密进行,由徐增平担任贺鹏飞的代理人,假装买船是为了在澳门建设海上赌场。

徐增平说,早在1992年,乌克兰黑海造船坞因为资金紧绌而宣布将出售”瓦雅各号”(Varyag)后,中国海军就一直密锣紧鼓做准备工作。全球在冷战后出现新格局,该造船坞因为苏联突然崩溃失去资金来源,使该航母成为厂方可兑现应急资金的最大流动资产。

徐增平与舰长张峥及政委梅文摄于辽宁号。照片来源:南华早报

乌克兰是前苏维埃战舰的主要生产基地。中国此前已向其购入一艘专门设计为航母补给的3.7万吨的加油船,后来重新改装成今天的”青海湖”号。中国海军在亚丁湾执行反海盗任务时,”青海湖”号也在舰队之列。

徐增平为了履行交易协议,变卖了山顶的梦幻豪宅、抵押了坪洲的一幅土地,并向商业伙伴借贷。当时正值亚洲金融危机高峰,因此过程并不容易,但他最终筹到足够资金,为准备买航母的前期工作而开设了两个办事处,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基辅。

“1997年初,我在北京贵宾楼饭店长租了三间商务套房,作为当地的办公室……又在基辅开了一家公司,并派出十多名造船及海军专家前往当地,与乌克兰当局谈判。”

北京办公室运作了18个月,1998年3月徐增平与乌克兰当局签署航母交易协议后,该办事处随即关闭。基辅的办公室则继续运作,直至该航母于1999年7月驶离黑海造船坞。

徐增平(中)和钟嘉飞(左)及肖云(右)在1996年6月9日摄于广州。照片来源:南华早报

徐增平说:”两个办公室的营运开支全部由我负担。”

根据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航母》,1998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正式否决航母项目。徐增平说,中央表明不予支持,意味着海军无法向他提供任何资金。

徐增平称,1996年至1999年间,他自掏腰包,为交易付出了至少1.2亿美元,当中包括两个办公室的营运开支、航母2000万美元的拍卖价,过期罚款和港口费用,以及其他杂项开销。

中国一名海军专家称,无论个人及财务方面的代价如何,购入现成的航母,可为中国节省至少15年的科研时间。

徐增平的贡献至今没有获得任何官方认可,国有媒体也从未厘清他与航母之间的关系。徐增平是与乌克兰当局签署合约的唯一一人,但目前尚未清楚他当时究竟如何将航母交给中国政府。

参与策划此次秘密行动的两名高级军官都已无法解答:贺鹏飞中将于2001去世,当时距航母拖回中国尚有一年。另一个重要人物──当时暗地里协助徐增平的前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副部长姬胜德,也于2000年因贪腐罪名而被军事法院判处死缓,后改无期徒刑。

徐增平自然也不会透露他和军方目前是处于哪种关系。他早前接受本报访问时便表示,他”没有将航母卖给政府或军方”。

当问及航母是否赠送予海军时,徐增平答道:”你可有见过任何为航母举行的赠送仪式吗?我可以告诉你,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我只能说,我很倒楣… …因为参与交易的重要高级军官不是已经死了,就是被抓了。”

徐增平一家和舰长张峥(左三)及政委梅文(右二)在2013年8月10日摄于辽宁号。照片来源:南华早报

尽管徐增平没有得到官方认同,但在海军当中声望很高。 2013年8月10日,即航母完成重组并命名”辽宁号”正式服役海军的一年后,徐增平一家获舰长张峥及政委梅文亲自邀请登上航母参观,并在航母上午膳。同行的还有前海军副司令员苏士亮。

谈到姬胜德的角色时,徐增平说姬是这项交易的”幕后老板”。又称当他在北京开设办公室处理交易事宜时,正是姬胜德同意由时任海军航空兵装备部副部长肖云担任北京办事处主任。肖云当时辞掉所有军职,以转业军人身份出任新职位。

中央军委属下的前军品贸易办公室计划局局长钟嘉飞,当时是贺鹏飞和徐增平之间的联络人。徐增平说:”肖云和钟嘉飞的角色由我安排,而姬胜德则对我的安排表示赞同,也给了我很多专业意见和支持。”

澳门军事观察家黄东表示,徐增平是中国海军航母项目的其中一个无名英雄。

“徐增平对海军的功劳似乎随着贺鹏飞去世、姬胜德入狱而灰飞烟灭。事实上,除了贺姬二人,军方确实没有人够资格站出来证明徐增平对航母交易的贡献。另外,航母重新改装及试航期间,都不知牺牲了许多无名英雄的性命。过去40年(1970-2010),有关航母项目应该上马还是下马的争论和风波从未间断过,这都是因为解放军欠缺透明度所造成的,徐增平只是其中一个牺牲品而已。”

中国秘密航母交易:大事回顾

1992年3月 ──中国海军派遣代表团前往乌克兰黑海造船坞

1992年11月6日 ──海军向乌克兰购入半完工的3.7万吨加油船。该船的设计意在作为苏制航母的补给舰

1993至1995年 ──由于中央领导层反对,航母项目搁置

1996年4月 ──贺鹏飞中将与徐增平接洽

1997年3月 ──徐增平决定接受任务

1997年4月 ──开设北京办公室

1997年6月 ──开设基辅办公室

1997年8月 ──在澳门开设空壳公司,以”海上赌场”计划为航母项目作掩饰

1997年10月 ──徐增平赴乌克兰商谈

1997年12月 ──徐增平为赌场文件向澳门当局缴交600万港元

1998年2月1日 ──徐增平带同文件、200万美元现金及一批中国酒品再赴基辅

1998年3月19日 ──徐增平中标,以2000万美元收购航母

1998年3月20日 ──航母的蓝图(重40吨)由陆路再经空运至北京

1998年3月底 ──徐增平关闭北京办公室

1999年7月 ──航母驶离黑海,前往中国

1999年底 ──徐增平关闭基辅办公室

2002年3月3日 ──航母抵达辽宁大连

原文:南华早报|中国成功收购航母的”不幸功臣”──徐增平 通过 中国数字时代 » 编辑推荐

Written on October 28,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