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 年入50万元家庭换房记

三联生活周刊 | 年入50万元家庭换房记:

受访者:李青,41岁,律师 在人们的印象中,“中产”代表着依靠智力与技能获取可观的收入,代表着有房、有车,还有时间休闲旅游,代表着一种有质量有尊严体面的生活方式。我和我老婆都从事法律工作,我是一家律所的合伙人,我老婆在一家上市公司做法务,我俩一年收入50万元左右。家里有两辆车,一辆宝马,一辆凯美瑞,听着很不错吧。若单纯从收入上看,我们应该是标准的北京中产阶层,甚至还是中上水平的中产者。但最近的换房经历,却让我们意识到,所谓的中产,只不过是海市蜃楼。 我跟老婆是大学同学,2000年来到北京。当时,我们都进了国企。那时候正好天通苑刚建好,经济适用房2650元/平方米,我们两人的工资都只有1000元左右,也就很顺利地申请了一套经适房。106平方米,总共花了不到30万元,我俩贷了十几万元,没几年就还上了。这是我们在北京的第一套房,虽然面积听着不小,但天通苑的房子公摊大,实际使用面积并不大,做两居室还有些局促。2001年,我老婆所在的单位集资建房,我们两家又凑了十来万块钱,搭上了集资建房的末班车,在顺义买下了这第二套房。 用两年的时间,我们就在北京买了两套房子,这在很多同学看来,简直太幸运了。现在来看,那两年也是我们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我们不仅从老家西安来到北京打拼,还在这里安置了两个家,很有成就感。 可是,一觉如梦,十年方醒,现在,这种成就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2005年,嫌国企的工资太低,老婆跳槽到一个私营的上市公司,收入翻了好几番,从每月1000多元涨到5000多元。在这之前,我也从国企出来,下海单干当起了律师。刚开始那两三年很难,基本没有案源,都是靠给人家打下手,后来慢慢就好了。到2006年,我们又有了30万元左右的积蓄。 这笔钱怎么用?当时我俩起了分歧。按我的意思,就去望京再买套房,就当投资了,最起码稳健。我们也真的去望京看了几次,可始终没下决心。再说,那时候楼市普遍弥漫着一种说法,说过了奥运会就得崩盘。我老婆迷上了炒股,那两年正是中国股市最疯狂的时候,回报率比买房子划算得多。拗不过老婆,就把钱都给了她,让她去炒股。刚开始也确实赚了不少,最多的时候翻了一番都不止,可是,炒股的人都一样,真正能做到见好就收的人没几个。到2008年,股市大跌,投资被套死,不仅把挣出来的钱全部赔光,就连当初的本金也只拿回了一半。 2009年开始,房价开始嗖嗖地涨起来。可这时候,我俩没那么多钱了啊。炒股剩下的十几万,再加上两个人攒的一点积蓄,加起来也不到30万元。我俩又去望京看了看,房价已经从两年前每平方米的1万出头涨过了2万元,我们这点钱也买不了什么像样的房子。再说,连望京的房子都过了2万元,这在我们看来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从心理上还没法接受。我俩刚来北京的时候,望京还只有两个小区,人烟稀少,到了晚上黑漆漆一片,很多地方还种着树呢。 考虑再三,我们觉得在望京买房不值得,还不如把这笔钱在老家西安买套房。于是,我俩回西安买了套房,每平方米5000元,付了一半,贷了一半,平时就用来出租。这或许是这10年来,我俩做的回报率最高的一笔投资,现在那房子已经涨到了每平方米1万元。 没在望京买房,不代表着我们就放弃了在北京买房的想法,还是不甘心啊。顺义的房子我们住了两年就让给父母住了,上班不方便,再说我的客户基本都在市里,来回谈点业务太麻烦。可天通苑的房子,我俩住起来并不宽裕,虽然没要孩子,可我俩回家都得干活儿,需要两个书房。因此,我们一直琢磨着,怎么在北京换套舒适点儿的大房子。 从2010年开始,我们就盯着北苑附近那片区域,在天通苑南边,环境也熟悉,开车进城也方便。可是,等到那几个新盘开盘的时候,好家伙,把我们吓一跳,每平方米2.7万元。我俩合计,要不把天通苑和顺义这两套房子都卖了,然后在北苑换个大的。一晃到了2011年,150平方米的房子,总价都500万元了。我们计算过,天通苑和顺义的房子总共能卖350万左右,再加上我俩几十万元的积蓄,还有七八十万元的缺口。因为以前贷过两次款,又不能贷款。找谁借去?周围的同龄人,谁的钱也没闲着,大家都铆足了劲儿用钱赚钱的时候,开不了这口。 正好,我在天通苑的邻居要卖房,年前中介带客户去看的时候,偶然间被我发现了。回家跟老婆一商量,还不如把它买下来。邻居的房子是140平方米,够大,而且跟我现在的房子挨着,将来也好照顾老人。邻居也不含糊,250万元,一分不减。我们决定把顺义那套房子卖掉,让父母住进我们现在住的房子里,我们则装修一下这套新买的大房用。 想明白了就赶紧干,否则也夜长梦多。我把顺义那房子交给中介,特意比市场价少要了几万块钱,但条件必须有一个,要商贷,不接受公积金贷款,因为公积金太慢,我等不起。按照北京的限购政策,我必须赶紧把顺义那房子卖了,才能腾出名额过户天通苑这套房子。再说,我已经跟邻居签了合同,人家也是换房,也等着用名额,所以,像个连环套,一环脱钩,后面的链子就断了。 那几天正赶上楼市火爆,“刚需”的年轻情侣天天来看房,可真出手的却没有。顺义的房子在六楼,为了增加卧室,客厅比较暗,不太符合年轻人的胃口。我盘算着时间,到1月5日再卖不出去,那就只有跟老婆办假离婚了。否则,错过了天通苑这套房子,我俩都觉得不太可能再有更合适的了。以前总设想着将来往城里走,去望京或亚运村换套大房子,可后来的房价彻底粉碎了这个想法。 好在,1月3日晚上,距离最后时间还有一天的时候,房子卖出去了。买方也是一对“80后”情侣,妻子怀孕了,也是跟时间赛跑。有惊无险,还算顺利,赶在“两会”前,我们一环接一环地办完了手续。过了没几天就听到说“国五条”要征收20%个税的事儿,想想都吓一身冷汗。如果按照规定由卖方承担,那么我卖出去的顺义那套房子,光个税就得20多万元;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税费基本都由买方来承担,那么,我新买的天通苑这套房子,光个税就得40万元。我不是炒房的,也不是投资的,就为了换套舒适点儿的房子,就得交给国家几十万的税,想不通啊。 顺义的房子我卖了130多万元,再加上这几年我俩的积蓄,天通苑这套房还有五六十万元的缺口。没办法,只有借了。绕了一圈,还是没能进城换房,还是不得不张口借钱。唯一庆幸的是,我和老婆没有为此去离婚。 我不愿意向大家袒露自己的故事。房子是一个家庭财富故事中最隐秘的部分,也是最直观的部分,只要说一说买房的经历,爱情、亲情、友情都能扯进来,这个家庭的酸甜苦辣就会暴露无遗。我和妻子是丁克,一直不打算要孩子,还被房子折腾成这样,更别说那些为了孩子上学换房的朋友了。我有个女同学,以前也是丁克,后来再婚嫁了个人,人家想要孩子,她现在住在回龙观,天天想着怎么换房子去望京,就为了孩子上学。可是,望京的房动辄一套四五百万元,要是有500万元,我肯定拿着去南方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来,提前退休了。 现在花250万元在天通苑买这套140平方米的房子,跟三年前在望京看的房子一样。只是过了三年,从我身边的朋友来看,如果2009年那一波房价高涨的浪潮没赶上,就意味着此后这三年赚的钱都白赚了。 我想,这次换房就是我在北京最后一次买房了。不知未来北京房价会变成什么样子,但不管是卖还是买,我都厌倦了。我们打算再干几年就退休,把北京的房子一卖,带着钱去找个小地方养老。


© dabizi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3.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买房, 房地产, 房市

订靠谱新闻 获穿墙捷径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

请为我们投票:德国之声“最佳中文博客奖

Written on April 27,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