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华:简体劫

谢华:简体劫:

  作为世界文明古国之一,中国以其独特的文化屹立于世界的东方;作为中华文明传承的主要载体,汉字以其如画的美姿和丰富的内涵为世人所称道。历经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的演变,中国汉字在汉朝就已经基本定型,并一直沿用两千多年。不料,在1956年,经过大跃进般的“专家论证”,典雅高贵的汉字就被彻底改头换面! 对于不了解真正汉字的人来说,简体字似乎也看得过去,表达意思也基本没有问题。可是,如果你真正深入去了解了传承数千年的汉字(正体字)后,再来对照简体字,恐怕也会油然而生不忍卒读之感,甚至会为几千年的中华文化作一悲叹! 一、杀气腾腾,充满暴戾。 简体字“义”,在正体中写为“义”,从羊从我。从羊,因为其与善美同意;从我,意思是正义、威仪须出自自己本身。对中国字稍有了解的人,一见到“义”,心中自会肃然起敬。而看到“义”,不知做何感想。一把大叉,就如两把锋利的尖刀,上面一点,不知是头,是心,还是什么?如此血腥,难道就是正义! 再看“买”、“卖”二字,在正体中写作“买”、“卖”,一看就知道买卖是要拿钱(贝)去交换的。而简体字中,这两个字可厉害了。买,头上一把刀;卖,头上十把刀!这哪是做买卖,分明就是明火执仗杀人越货!难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动辄“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之风仍然大行其道。 “刘”,本写作 “刘”,有兵器之意。简体字倒好,左边一个文化的“文”,右边一把刀。意思就是我们的文明旁边随时都有一把刀候着,稍不如意,就可能被革命了。原来中国要发动文化大革命,1956年那些“专家们”早就有预谋,或者早有先见之明。 “购”,本写作“购”,《说文解字》解释为“以财有所求也。”买东西嘛,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老少无欺,公平合理。可是你看这个简体字“购”,一边为宝贝的“贝”,一边是“勾”字,仿佛购物不是去做买卖的,互利互惠,而仅仅是去勾别人的钱的。真不知道是教人购物还是教人行骗。 还有如“选”,本来写作“选”。走之底上面是一“巽”字,有谦让恭顺之意。选举、选择都是文明的方式嘛,不必诉诸武力吧。可是我们却把恭顺之“巽”换成了先来后到的“先”字,意思是哪个先来就选哪个,像皇帝选嫡长子一样?看来新时代的专家们还是没有摆脱专制时代的思想啊! 二、强行合并,混淆含义。 有不少汉字,本身就具有自己独特的含义,可在简化过程中,为了图省事,把几个完全不同的字强行合并成一个字,致使清晰明白的意思变得混淆模糊,甚至令人啼笑皆非。 脏,既可作肮脏讲,也可作人的五脏六腑讲。如果不知道是简化的恶果,还以为我们的祖先如此的昏聩,怎么会把肮脏与心脏混为一谈!难道人心都是肮脏的,或者肮脏的都是人心?要知道,古人可是把心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啊。“哀莫大于心死”,心死了那可是真正的悲哀啊!那心“脏”了呢,那不是同样悲哀吗?看看正体字就会明白,原来,“肮?”是如此写,“心脏”却是这般写。把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字强行合并,真不知是脑残了还是心“脏”了! 再看“发”,单看这个字,不知道是发财呢,或者是头发。因为它本是两个字合并的,一为“发”,有发财之意;一为“?”,乃须发之意。合并的结果就是头脑里可能全是发财的想法,或者发的财都如头发一样成为三千烦恼丝。 丑在正体字中也有两个,一为天干地支中的一个时辰丑时,一位丑陋之“丑”。这个丑陋的丑字,乃酉和鬼组成。酉与酒有关,顾名思义,酒鬼就是丑的。你看多好的古人啊,几千年前就告诉大家要少喝酒,否则,你成为酒鬼,就会是丑陋一族。酗酒的人看到这个字不说是立马戒酒,恐怕也是要汗颜的吧。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对于国人良好饮食习惯的养成也应该是有帮助的吧。长此以往,警察手里拿个酒精测试仪恐怕也没什么用处了–因为司机都自觉了啊。可倒好,这个简体字“丑”把人家丑时莫名其妙地拉过来羞辱一顿,十二个时辰,凭什么丑时就很丑啊!难道凌晨1-3点不是很重要的睡眠时间,难道属牛的就很丑? 后,本意是君主、帝王之意思。皇天后土,分别是对天空大地的尊称。到后来,“后”特指皇帝的妻子,也是尊敬高贵的称呼。可不知怎么又和“后面、落后”混为一谈,而“后面、落后”的“后”本应该写作“后”的呀。 面,本是人的脸。大家知道,中国人好面子,对于脸的爱护那可是无以复加的。可是别得意,面团,面粉,面包,不过如此!后者本是“?”字,有麦子的呀。现在倒好,把两个面混在一起,面子没有了,因为可以任意揉搓;面粉质量也打折扣了,因为可以不要麦子嘛。至于“拉面”,更是搞不懂是在美容还是在做一种面食。 最搞笑的是“余”字,在古文中,余乃我的意思。现在简体字把剩余的“?”字和表示自己的“余”混为一谈,言外之意,“我”就是多余的!所以看来早就该实行计划生育了。可是,这样合并还有个问题,有时分不清到底是表示我呢,还是表示多余。比如“余年无多”,就弄不明白是自己的年岁不多了还是别人剩余的年岁不多了。所以,作为权威字典的《新华字典》第11版第606页单独标注出来,曰:“余”简化为“余”,用“余”意义可能混淆时,用“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看到“斗”字,就令人想到刘文彩的收租院。因为据说是大斗进,小斗出,所以才发家致富。刘文彩真是聪明,还在旧社会就知道用“斗”来作为武器与穷困百姓争斗,不过他恐怕没想到新社会也会用“斗”来斗争他,还会给他挖掘出“水牢”这样的刑场,更不会想到,斗(斗)过去斗(斗)过来,几十年后,它们竟然成了一个字“斗”。 “圣”,上面之“又”,有持举之意,这个字的本意是敬拜土地。而“圣”字,从耳从口,意思是善于倾听接受别人意见,并且能够传达出正确的道理的人方能为圣。看似简单,要做到殊为不易。尤其是能倾听不同意见,也即是“耳顺”。伟大如大成至圣先师孔子也认为自己六十岁才能做到“耳顺”,何况其它人呢。所以,正体字“圣”的本意就是先知先觉,能洞察真相的人。与敬拜土地的“圣”本来毫不相干,却被后者取代了。这样合并后,圣人就成了崇拜土地的人了。难怪我们的土地财政如此受到地方政府的追捧,那可是真金白银啊!而且,除了享受大大的实惠外,还享受到无上的荣誉–圣人嘛。这也可以理解另外一个汉字“怪”了。心中有圣人本是好事,心中有这样的圣人那自然就是“怪哉”了。 “胜”字,本意是长在猪肉里的息肉,可是简化方案却把它与胜利的“胜”合二为一,这样之后,息肉“胜利”了,好肉又何在呢?注水猪肉畅行无阻是否与之有关呢? 每个人工作的地方都希望条件优越。“工厂”自然不例外。你看,上面是一广阔的广,下面是一敞亮的敞。看到这个字,似乎能感受到窗明几净,宽敞舒适的工作场所。这里没有阴暗逼仄的角落,人际关系简单明了,大家都开诚布公,友好和谐。简体字借用了一个表示“悬崖上的岩石”的字“厂”来代替,莫非预示着工厂的岌岌可危? 在正体字里,有“干戈”,“乾湿”,“ ?质?rdquo;。各有分工,互不相扰。可是,为了少认几个字,把它们统统合并为“干”。字倒是少了几个,歧义也就免不了了。时下,一些名人富豪喜欢收干女儿,本来,在正体字里,“乾女儿”就是“乾女儿”,不会让人想入非非。可是,简体字你看,“干女儿”,这个“干”字可是有多重含义的!何况还有一个简体字“奸”等着你的呢,那可是一个人人都不愿沾惹上的字啊。这样一来,本来纯洁的“父女情”,就只能变得羞羞答答遮遮掩掩了! 三、随意拼凑,不知所云。 为了减少笔画,一些字随心所欲,任意拼凑。 比如“导”,本为“导”,意思是牵引,并且必须按照法度牵引,因此上面为道义之道。简化后,上面是巳时的巳字,也即地支的第六位,属蛇。其意就令人费解了。难道是要把人引入巳时,或者引入蛇道? 叶,本写作“叶”,又是草,又是木,一看就知道跟草木有关的。而“叶”是什么意思,十个口?十张嘴?是害虫还是怪物? 积极上进应该是我们每个人的追求,所以表示进步的“进”有渐入佳境之意。可是你看看这个“进”是个什么意思?一个走,一个井。走入井里就是上进、进步?那不是陷阱吗?这与臭名昭著的“中国传销”何异! 基础打牢,事情才能做好。所以基础本来应该是这个字“础”,意思是垫在房屋柱子下的石头,现在倒好,石头“出”去了,这个房屋的稳固性也就值得探究了。 昼的本字应为“昼”,上面部分是手持毛笔形状,意为日出时记录下新的一天。在历学发明以前,古人在每天天亮时作记录,以计算度过的时日。所以“昼”之意思就是“明也,日之出入,与夜为界–《说文解字》”。简体字把上面部分改为“尺”,似乎白天的时间就是一尺长,那夜晚也就太长了吧。莫非现在我们还要吟诵“长夜漫漫何时旦”? 有人说,你看人家美国,那是美丽的国度;英国,那是英雄的国度;德国,那是有道德的国度……。不看别的,单看人家的国名,那就是很提劲的(当然,那是中国人翻译过来的结果)。其实,中华又何尝不是一个美丽的名字。你看那个“华”字,看起来就是一朵花的形状,它本身也有“花”的意思。简体字把它分成两个字,一个变化的“化”,一个十次的“十”。不知意思是要变化十次,分化十次,还是要用化学药品十次。总之,莫名其妙,把一个好好的“中华”摧残成了不知何方怪物。 灵,在古时是指“跳舞降神的巫”,所以写作“灵”,有雨有巫,神秘莫测。简体字“灵”,一把火在下面熊熊燃烧。看起来就想是在自焚,或者灵魂正在经受炼狱的锻炼。 四、去根掏心,舍本逐末。 为了追求简单,把一些必不可少的部首弃如敝履,使整个字的意思不知所云。 如“爱”字,本身应该写作“爱”。《康熙字典》解释为:“仁之发也。又亲也,恩也,惠也,怜也,宠也,好乐也,吝惜也,慕也,隐也。”可见,爱是要发自内心的。不是真心的爱,那不能称之为爱。可是,简体字却不管不顾,把最重要的心掏去,徒留一具爱的躯壳。同样的如安宁的“宁”,喜庆的“庆”,答应的“应”等等,在正体字里都是有“心”的,可是,简体字好像故意与心过不去,把它们统统去掉。这也难怪当今物欲横流,急需爱心、真心、诚心。 田亩之“亩”,本作“?”,意思是田垄,田地。从字面就能看出,这是要长久保留的东西,可以说是农民的命根子。可是,我们的土地政策变化多端,一会儿分给农民,一会儿又收归国有,或者集体所有。你看,旁边那个长久的“久”字不是不在了吗? 亲人之间要经常探望问候才对,所以正体字里的亲应该写作“?”。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解释道:“亲,至也。”并且还进一步解释道:“到其地曰至,情意恳到曰至。父母者,情之最至者也。故谓之亲。”可见,作为亲人,那不是随便就可以敷衍的,它肩负着圣神的责任和义务。反观我们的现实,上有空巢老人,下有留守儿童,他们的亲人安在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 Grass Mud Horse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3.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推荐网文, 热门网文, 转载

订靠谱新闻 获穿墙捷径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

请为我们投票:德国之声“最佳中文博客奖

Written on April 25,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