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大战:一个外来物种的遭遇

松鼠大战:一个外来物种的遭遇

于 09-8-5 通过 科学松鼠会 作者:孔 令龙

在古老的FC游戏机上曾出现过一款不亚于《魂斗罗》、《赤色要塞》的经典游戏《松鼠大战》,主角是两只小松鼠,它们要齐心协力,合作搬起一个个箱子,利用环境与敌人周旋,才能最后通关。可游戏总是美好的,在现实中让松鼠合作却不太容易,在英国甚至上演了红松鼠和灰松鼠你死我活的生存之战。

自然已经见证了太多的物种被竞争对手踩在脚下,这场松鼠大战只不过是优胜劣汰法则的又一个注脚罢了。但让事情变得不同的是,生存竞争中占据绝对优势的灰松鼠竟然是英伦三岛的外来物种,本着打鼠也要看主人的原则——另一个更冠冕堂皇的说法是要保持物种多样性,反对外来物种入侵——人类插手了松鼠间的恩怨。就连万年王储查尔斯都以极高的爱国热情蹦了出来,呼吁要保护本土红松鼠,对外来物种灰松鼠采取“灭绝行动”。这一呼吁遭到动物保护组织抗议,但也有沙文主义者对这种敌我划线的方式拍手称快。

于是松鼠大战的影响波及到了人类社会,当然,在无休无止的口水战中,红松鼠仍在逐渐较少。外来松鼠,着实凶猛。

我家的松鼠数不清

本来灰松鼠拥有一副极为讨巧的形象:胖嘟嘟身材,大大尾巴,再加上一双灵动小黑眼睛,活脱一个从动画片里跑出来的小可爱。在阳光下的白金汉宫门前的草坪上,经常可以看到这群小家伙窜来窜去。

不过当灰松鼠多到要影响人的正常生活时,就再也可爱不起来了,在乡村和城郊它简直就是一个“麻烦制造者”。比如窗台上的花盆被打翻在地,花园里的绿植被咬断了根,甚至早晨在屋顶上叽叽喳喳地吵得人睡不成懒觉,这些得罪魁祸首都能指向灰松鼠。

当然,在动物学家眼里这还都是小事,已经泛滥成灾的灰松鼠最大的罪状就是这些外来户都快把英国土著红松鼠逼得断子绝孙了。

最初灰松鼠是在19世纪被人从北美洲带到英国当宠物养的,后来由于伦敦动物园的疏忽,其中几只逃了出去,从而开启了一场生态灾难。

由于对环境适应能力强,结果不到两百年的时间,灰松鼠的数量从当初几十只膨胀到了现在约200万只。与灰松鼠“鼠”丁兴旺呈鲜明对比的是,英国本土的红松鼠由于在自然环境下生存能力不敌灰松鼠,数量从100万只逐渐只剩下16万只。有动物学家称,为了维护生态平衡,必须减少灰松鼠的数量,否则红松鼠将在20年内灭绝。

灰方之所以能将红方打得节节败退,除了身大力不亏外,更重要的是开展了“生物武器袭击”。动物学家研究发现在灰松鼠身上,都携带有一种疱疹病毒,这种病毒对灰松鼠自己不够成威胁,但对红松鼠可是个杀手锏,一经接触,对这种病毒缺乏免疫力的红松鼠会立即遭到感染,先是眼睛和脚趾皮肤发炎,继而向躯干发展,短短两周后就会一命呜呼。

病毒传染是外来物种入侵的第一帮凶。当年地理大发现后欧洲人开始征服美洲这块他们眼中的“处女地”时,正是他们体内携带的一些病毒帮忙肃清了大量毫无抵抗能力的土著。正如美国作家阿尔弗雷德·克罗斯比(Alfred Crosby)在 《哥伦布的交换:1492年的生物和文化后果》一书中讲到的:“当新大陆不再处于隔绝状态,当哥伦布使地球的两半归于一统时,美洲印第安人首次遭遇了最可怕的敌人:不是白人及其黑奴,而是这些人在血液和呼吸里携带的无形杀手。”据历史学家估算,95%的美洲土著不是死于欧洲人的枪炮之下,而是死于病原体魅影杀手,但拥有免疫能力的欧洲人却安然无恙。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几百年后,来自前殖民地的灰松鼠竟然又以其人之道还治了其鼠之身,使得英伦三岛上松鼠版图上的“灰色殖民区”不断扩张。目前灰松鼠不仅在乡下活动,在城市公园甚至居民区房前屋后都到处是它们的身影。而弱小的红松鼠生存地区从过去的全英国全境,被不断挤压至现在英格兰的坎布利亚郡、诺桑布利亚郡、怀特岛以及布尔港的几个岛屿这寥寥数地。

把坏东西吃掉!

当发现被灰松鼠动了自家奶酪后,英国人开始一笔笔翻旧账,一算下来,这种以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东西竟然是个恶行累累的坏蛋。

比如遭受灰松鼠黑手的不仅是红松鼠,一些鸟类也受到了灰松鼠的攻击,数目锐减,而且灰松鼠偷鸟蛋的大幅照片也被公之于众。

不仅是动物,一些植物也被灰松鼠眼中破坏,而且不仅是花园里的花花草草,还包括森林中的参天大树,大批灰松鼠让一片片古老的森林遭受空前灾难。

拥有大片橡树、山毛榉树、栗子树、松树、冷杉和云杉的森林对松鼠来说是无疑是个宜居的环境,但灰松鼠却从来都不是个好房客。每年一到夏天,大量正处在交配期的雄松鼠疯狂撕咬树皮,试图靠这个雄气冲天的动作吸引雌松鼠的注意,最后虽然它如愿抱美而归,却留下许多全部被啃掉树皮的树木慢慢枯死。而且由于最近几年的暖冬气候和秋天森林中果实丰收,使得灰松鼠大量繁殖,孙又有子,子又有孙,对森林造成了更大的破坏。

如果把这种破坏算笔钱账就更加让英国人肉疼。据估算,灰松鼠每年对树木造成的破坏至少达到10亿英镑,而整个英国木材业每年创收也就才20亿英镑,也就是说可能有一半的收入落入鼠口。

英国国家土地与商业协会的一份报告对灰松鼠之祸甚为悲观,称由于灰松鼠对天然林地树皮的破坏,可能将使英国木材业完全销声匿迹。力挺本土红松鼠的查尔斯王子也称灰松鼠对全英国阔叶树构成了巨大、日益严重的破坏,并让人们试图恢复天然森林的努力徒劳。因为森林管理人员表示:“我们不打算种植新的树木,因为那将得不偿失,松鼠们还会将它们毁掉。”

如果说抱着宽容为怀,这些损失勉强能接受的话,那么当它们竟敢太岁爷头上动土时就可忍孰不可忍了——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在英国还发生过灰松鼠袭击人类并导致狂犬病的事件。

一笔笔帐算下来,英国人决定作为红松鼠的盟友介入这场动物生存竞赛,给外来入侵者来点苦头尝尝。

虽然科研人员已经加快了研发松鼠病毒疫苗的步伐,但新疫苗面世仍可能需要大约10年的时间,而灰松鼠的绝育疫苗也同样远水解不了近渴。在此之前,红松鼠依然面临着灭绝的危险。于是英国人拿出了“除四害”的劲头,提出各种打鼠“高招”。

比如有英国议员建议政府设立保护红松鼠的专项基金,鼓励国民捕杀灰松鼠,让这种“十恶不赦”的坏东西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去。对于每一名上交一条灰松鼠尾巴的市民,将可以得到1英镑的奖金,并多多益善。这种办法貌似很多年前在打老鼠的相声里听到过,不过看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是古今中外都相通的做法。

作为英国议会贵族院的第六世里兹戴尔男爵鲁波特·密特福德(Rupert Mitford, the 6th Baron Redesdale)的方法更加直接,他参与成立的一个保护红松鼠协会如今已经雇用了一些猎手,专门猎杀灰松鼠,据他们统计,现在打死的灰松鼠已经超过了3万只。、

而另一名贵族英格伍德勋爵(Inglewood)则想出了处理松鼠尸体的方法,他建议英国著名大厨奥利弗为孩子们设计灰松鼠肉菜单,并表示他本人愿意与农业大臣一起享受灰松鼠大餐,把这些坏东西都统统吃掉。

经过推广,松鼠肉饼正在成为英国不少地方乡村餐厅的必备野味,就连伦敦著名的圣约翰饭店推出红酒焖松鼠肉。将松鼠肉与红酒一起焖制而成,再配上蘑菇、洋葱等,据说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不管怎么说,让平常只吃大动物的英国人能放下身段来吃松鼠,这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灰松鼠触犯众怒的严重程度吧。

能否外来物种一棒打死?

自从15世纪高山大海再难阻人类探索的步伐、交流的意向以及贪婪的欲望后,跨地域的交流就逐渐变成了一种常态。然而既然人在走动,也难免会有一些动植物或人为或无意地搭上便车,借助人类活动越过自己难以自然逾越的空间障碍,然后就像灰松鼠那样找个适合生存的地方开始异乡繁衍。然而这种简简单单的迁徙,对于原本平衡的当地生态系统来说,却可能是无法承受之重,于是有人将这种行为定义为“生物污染”。

著名的渡渡鸟可能就是生物污染的第一批牺牲品。这种生活在毛里求斯的鸟类如火鸡般大小,体态圆胖,翅膀很小,不但不会飞,就是走起来也步履蹒跚。当1505年葡萄牙水手刚登岛时,这种笨鸟甚至迎上去上下打量着这些它们生活中从未出现过的外来者。不幸的是,它们的好奇和友善换来的是人类的棍棒。对渡渡鸟来说更不幸的是,欧洲殖民者在这里定居之后,不仅他们大肆捕杀这种土著鸟类,而且他们带来的猪、狗、猴和老鼠等动物开始捕食渡渡鸟的卵和雏鸟,这使得对外来物种毫无还手之力的渡渡鸟遭受了灭顶之灾。1680年,在见到人类不到200年的时间里,渡渡鸟从毛里求斯岛消失了。现在只剩下自然博物馆中那几个孤零零的骨架,以空洞的眼神注视着来往的凶手。

从渡渡鸟以后,这种生态悲剧一直在上演,比如20多年前,几只欧洲斑贝混杂在仓底货物中被一艘货船带到北美大陆。当时人们并没拿这些不起眼的“偷渡者”当回事,随手就丢进了河里。但没想到由于气候适宜再加上没有天敌,五大湖区竟然成了斑贝的“天堂”。短短几年里,斑贝的数量呈几何级数激增,五大湖内的疏水管道被密密麻麻的斑贝堵住。现在人们为了清理和更换管道已耗资数十亿美元,却拿这些小东西无可奈何。

人类活动导致越来越多的物种迁徙,酿成了一幕幕生态悲剧,外来物种凶猛的呼声也不绝于耳。但是否这就要将所有外来物种都一棒子打死呢?其实也到不尽然。

看看每天的饮食起居就知道,全球性的物种交流其实也结出了丰硕的果实。从张骞通西域以降,胡萝卜、蚕豆、葡萄、黄瓜、芝麻、西瓜、菠菜等果蔬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餐桌,美洲土著种植的辣椒传到了亚洲为川菜提供了重要佐料,土豆让欧洲穷苦农民能度过饥荒,玉米则成为全球大宗交易的食粮。在全球大部分地区,这些外来物种都早已落地生根,也很少听到抱怨的声音。比如石器时代当主食的黍,被淘汰之后也无人缅怀了。

好在这些物种都属于引进,而非入侵。

当100多年前,几个英国人把灰松鼠从美洲带回本土,当然不曾想到自己惹下了大祸。说灰松鼠是坏东西其实也并不公平,它们只是因为一些对生态环境安全不负责任的人类的好事之举,而被动地待错了地方。

看来,外来入侵物种问题的关键还是人的问题。

图片来源:

In the eye of a Squirrel by Dave-F

Grey Squirrel by Dave-F

你也许会喜欢 {style=”color: black; direction: ltr; font-family: “Arial”; font-size: 14pt; font-weight: bold; line-height: 1.0; margin-bottom: 0; margin-left: 7.5pt; margin-right: 7.5pt; margin-top: 0; padding-bottom: 12pt; padding-left: 0; padding-right: 0; padding-top: 0pt; text-align: left;”}

  1. [Dr.You第38期]读者来信:一半,一半,一半……
  2. 蟑螂,何止是“小”强
  3. 一夜风疾雨冷(二)
  4. 一夜风疾雨冷(一)
  5. 母狮秒杀猎豹



Written on April 1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