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在线 | “中国最后一条自然流淌河流”开发在争议中前行

荷兰在线 | “中国最后一条自然流淌河流”开发在争议中前行:

被中国环保人士称为“中国最后一条自然流淌河流”的怒江最终没有逃脱被拦截开发的命运。1月23日中国国务院发布《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怒江、雅鲁藏布江两条国际河流开发赫然在列。 知名环保人士汪永晨和杨勇在接受荷兰在线记者采访时大呼绝望,警告两江的冒然开发不仅面临着巨大的地质和生态风险,还可能与下游的印度、缅甸等国爆发严重的国际河流争端。 记者为此还查阅了数家印度新闻网站后发现,印度官方表示对于中国雅鲁藏布江建坝事件密切关注,不少网友呼吁印度采取强硬外交手段制止中国建坝,甚至有印度学者声称印度为雅鲁藏布江将不惜一战,如果一旦发生战争,中国将在持久战中失利。 怒江水电开发延宕十年后复活 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下文简称为《规划》)称,中国在“十二五”期间将积极发展水电,怒江水电基地建设赫然在列,其中重点开工建设怒江松塔水电站,深入论证、有序启动怒江干流六库、马吉、亚碧罗、赛格等项目。 该 规划的正式公布,宣告了中国已延宕十年的怒江水电开发项目复活。据记者了解,早在2003年,云南省在完成《怒江中下游水电规划报告》(下文简称为《报 告》)后递交发改委后获批通过,“两库十三级”的总装机容量甚至超过三峡大坝。但该《报告》立即引发了中国环保部门的强烈反弹,环保总局代表拒绝在《报 告》上签字,并召开座谈会列举水电开发可能带来的破坏生态环境和文化传统等负面影响。 在舆论的压力下,2004年中国总理温家宝最终在该 《报告》上批示:“对这类引起社会高度关注,且有环保方面不同意见的大型水电工程,应慎重研究、科学决策。”怒江开发项目就此搁置,但是当地水电开发项目 的前期工作却一直在违规悄然进行,怒江州乃至云南省的高级别官员也一直没有停止过游说中央的努力。 除怒江之外,包括金沙江、澜沧江和雅鲁藏布江等西南大河也出现在了《规划》水电重点开工项目名单中。其中,雅鲁藏布江中游将建设大古、街需、加查等水电项目。而金沙江和澜沧江的水电项目合计竟达26个之多。 环保组织奔走10年难敌经济利益驱动 自 2003年首份怒江开发报告之初,著名环保组织“绿家园”的负责人汪永晨就是坚定反对者之一。在接受荷兰在线记者采访时她表示,这些年她13次赴怒江流域 考察,深知怒江水电开发对于当地生态和文化可能造成的破坏,“得知《规划》颁布,我觉得很绝望,呼吁了十几年,努力了十几年,最后等来的是这样一个结果, 现在除了能发发微博呼吁一下,感觉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汪永晨对记者说。 汪永晨首先表示,一个项目在决定上马之前理应召集专家学者、民 间组织和当地居民等进行共同论证,项目的任何一步进展都应该及时向社会公布,征求民众意见,“怒江水电开发从提出到现在,有大批地质学家发表过质疑,但均 没有得到过任何回应。项目上马对于生态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大批移民将如何妥善安置?如何评估项目对于当地少数民族生活习俗和文化的影响?这些问题我们都不 知道。就算怒江开发成定局了我们也不会放弃呼吁,一定要信息公开,要公众参与。” 汪永晨介绍,怒江沿岸生活着22个少数民族,涉及到6个宗 教形态,长久以来当地民众和自然和谐地生活在一起,但怒江开发后他们被迫迁出或迁往地质更不安全的地区,这对于他们的生活习俗和民族文化的负面影响难以估 量。汪永晨还向记者讲述了一个自己亲眼所见的故事:小沙坝村长在被迫移民之前的2006年,一家人在一起生活,家里养着八头牛,种植大量果树,生活简单但 很充实。等志愿者2012年3月份再次来到小沙坝村时,这位村长已被迫移居到不远的水田中,无法再进行畜牧活动,老人以前喝自家的牛奶,但现在却不得不冲 奶粉,他本人很不习惯;无法种植果树,子女不得不外出打工补贴家用,只有村长一人孤零零守着新家,“村长一家原来的生活是很幸福的,我们不能用城里人的眼 光去衡量他们眼中的幸福,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已被打破。”汪永晨忧心地对记者说道。 除了可能带来的文化冲击外,怒江水电项目可能带来的生态 影响和地质破坏也不容小觑。汪永晨指出,三江并流地区面积不到国土面积的0.4%,却拥有全国25%以上的高等植物和动物,有77种国家级保护动物,是世 界级的物种基因库。鲜为人知的是,知名“水稻之父”袁隆平的杂交水稻就是来自于怒江资源丰富的野生稻品种。除此之外,三江地区还是全世界地质新构造运动最 活跃最剧烈活动的地区之一,山崩、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发,“在怒江建梯级大坝面临巨大风险,无论对于当地居民还是下游的其他国家,如果一旦发生什 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怒江项目冒进上马与北京阴霾有关 面对着来自大批环保人士的质疑,怒江项目为何仍成为定局? 中国横断山研究会会长、首席科学家、环境地质高级工程师杨勇对荷兰在线记者表示,不排除怒江等项目的冒然上马与目前媒体广泛关注的北京等地持续阴霾天气有关。 “中 国近日多地遭遇严重雾霾天气,民众对于清洁能源和节能减排的呼声很大,我个人认为《规划》确定怒江等项目与此有关”,杨勇表示:“但是中国全线集中上马的 水电发展态势令人担忧,这背后的风险和变量很大。怒江地区的地质风险的科学研究没有突破,不存在科学研究成果的支撑;水电项目对于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到底有 多大也是未知数;如何保证移民的人权和利益分配同样也没有解决。” 据杨勇分析,西南几条大河的水电项目说到底是受经济利益驱动的短视冒险行 为,项目列入十二五规划说明长期形成的靠投资拉动GDP的恶性循环没有得到改观。中国电力装机容量超过9亿千瓦,水电装机超过2亿千万,是世界上水电装机 规模最大的国家,但是相比于发达国家,节能降耗的潜力空间很大,“中国的能源问题不再是增加产能的问题,关键是转变发展方式的问题,但《规划》的出台说明 中国能源发展方式没有根本改变。”杨勇对记者说。 鉴于怒江和雅鲁藏布江还是两条跨国河流,杨勇警告称建坝不仅会带来诸多国内问题,而且很可 能会导致国际纠纷。据杨勇介绍,怒江流经中国、缅甸和泰国,雅鲁藏布江流经中国、印度河孟加拉,国际河流开发应以河流流经国家达成开发共识为前提,以合作 共赢为基础通过双边或多边途径达成统一规范,充分考虑上中下游国家利益。“但目前在这两条河流的开发上,这些国家还存在很大分歧,沟通和协作机制缺位,在 这种复杂的国际背景下冒然建坝存在巨大风险,如不谨慎或发生重大灾难事故,很可能引发严重的国际争端。” 印度专家称为雅鲁藏布江不惜一战 记者发现,近年来,中国在西南数条大河上开发水电项目已触怒下游国家的不满,其中尤以印度方面的反应最为强烈。 2 月1日,《印度时报》刊登了一篇名为《印度警告中国:要保证我们的国家不受雅鲁藏布江大坝影响》的文章,高调宣称印度对雅鲁藏布江拥有使用权,警告中国不 得在上游进行任何有损下游利益的活动。“对于印度来说,最大的问题不仅在于中国毫无顾忌地继续修建水坝,将来还可能计划将河水‘南水北调’。中国拒绝遵守 任何国际法律规则,中印之间没有签订任何双边河流开发条约,中国还没有做好与印度探讨这个问题的准备。” 荷兰在线记者查阅该新闻的网友留言后发现,多数网友对于中国建坝行为表示不满。有网友建议印度应将此事提交给联合国处理,有网友批评印度对中外交政策过于软弱,有的认为中国水电项目的收益应与印度分成,还有的希望印度出兵轰炸大坝并对中国采取经济封锁。 印 度另一家知名报纸《印度教徒报》网站1月31日则引述了印度联合水务部门秘书的表态称,印度目前正在密切关注中国建坝的一举一动,这些正在筹建中的水坝没 有蓄水功能,不会影响到进入印度境内的水量。但是,印度一家名为“水坝、河流和公民”的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却认为,尽管水坝不会影响流往下游的水量,但很 可能会导致河水流动模式的变化,由此造成的洪水和侵蚀也不容忽视。 除此之外,印度近年来公开宣称希望通过战争手段解决雅鲁藏布江问题的呼声也越来越高。现住在加拿大的印度学者哈里萨德在2008年接受采访时就曾公开表示,中国试图截留雅鲁藏布江将导致一场战争,他甚至预测,中国将在中印持久战中失利。 面对来自印度国内的强烈反对之声,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强调称,中方对跨境河流开发利用一向持负责任态度,任何新项目都会经过科学规划和论证,兼顾上下游利益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 Grass Mud Horse for 中国数字时代,

  1.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时事焦点, 本日推荐

订靠谱新闻 获穿墙捷径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

Written on February 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