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日本企业的终身雇佣制

浅谈日本企业的终身雇佣制:

来源:创事记 – 杨光 最近日本消费电子巨头们的日子不好过,松下、索尼、夏普2012年均陷入巨亏。不得不以卖楼、裁员等方式来拜托困境。其中松下宣布到明年3月底前裁员1万人,夏普宣布裁员1.1万人,并提供补偿让3000人自愿提前退休。这实际上也宣告了日本大企业终身雇佣制的瓦解。

也许还有人不理解,都21世纪了,在日本这么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怎么还有终身雇佣制这种奇怪的制度存在。其实,终身雇佣制在日本存在了这么多年,是发挥了很大作用的。 浅谈日本企业的终身雇佣制

终身雇佣制在日本存在了这么多年,是发挥了很大作用的。

缘起 终身雇佣制最早由被誉为“经营之神”的松下创始人松下幸之助提出:“松下员工在达到预定的退休年龄之前,不用担心失业。企业也绝对不会解雇任何一个‘松下人’。”由于松下的巨大成功,其开创的经营模式被无数日本大企业仿效,这一终身雇佣制度成为日式经营的支柱和神器,也是日本经济社会的一大特点。 终身雇佣制并非日本法律上成文的一项规则制度,而且由企业自行制订。其最早出现在战后50年代,日本进入经济飞速发展期。然而因为战争,劳动力缺乏严重,人才不足。企业为稳定人心,所以制订了该制度。 在该体制下,企业直接从大学毕业生招人,然后进行培训,员工被录用后从最基层做起,若员工没有违反企业制度、没有给企业造出重大的损失和麻烦、也没有主动递交辞呈,员工将可以在该企业工作至退休——一辈子只服务一家企业,一般企业不会解雇员工。 好处 终身雇佣制有什么好处呢? 第一,保证员工享有优厚的福利待遇。日本企业根据员工学历和工龄长短来确定其工资,工龄越长,工资也越高,升迁的机会也越大。如果员工跳槽,工龄将从头算起。另外,退休金是由企业缴纳一部分,各企业缴纳的金额不同,所以员工跳槽后养老金衔接比较麻烦,因而员工轻易不愿跳槽。 第二,可以使得员工有归属感。终身雇佣制让员工觉得“企业就是我的家”,员工有主人翁精神,处处以公司利益为重,当企业遇到困难时,员工们也会拧成一股绳,与企业同舟共济,渡过难关。 第三,让该制度下的员工有优越感。日本企业除开终身雇佣制的正式员工,还有大量的以“派遣员”、“研修生”等形式“临时工”的存在。相对正式员工,他们干更脏更累更危险的活,工资却更低。而且每当企业遇到困难,首先解雇的是那些人。所以相对于那些“临时工”,获得终身雇佣的员工更有优越感。 第四,可以保证企业获得稳定忠诚的员工队伍,防止员工被竞争对手恶意挖角。日本制造业发达,“日本制造”一直以来是“品质优良”的代名词。为了保证制造出高精密、高质量的产品,企业需要有大量的熟练工人、技术骨干和拥有丰富经验的老师傅。 在制造业领域,某些工艺的掌握和熟练,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长达几年甚至数十年,为了保证技术和工艺的传承,企业需要用终身雇佣制来留住这些人。在退休后,企业也往往会聘请技术骨干作为顾问,对年轻工人进行培训。 第五,让企业有更好的名声。终身雇佣制实际上是古老家族制的继承和发展,员工和古代武士忠于将军和大名一样忠于企业,企业也善待员工,可以使得企业获得尊重人才的好名声,这样的企业将能更容易招到优秀的员工。 据日本国立电视台NHK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相当于中国的人社部)于2012年11月对2200多名20-70岁日本人进行调查。结果显示,有87.5%的调查对象认为终身雇佣制“很好”或“比较好”。可见日本人是普遍接受这种制度的。 终结 终身雇佣制为日本战后经济腾飞做出了巨大贡献。可是现在为何就越来越进行不下去了呢? 个人觉得原因如下: 第一,日本经济已处于长期的停滞发展状态,制造业也越来越受到来自中国、韩国等其它国家的挑战,现在日本三大消费电子巨头松下、索尼、夏普的市值之和,只有韩国三星电子一家市值的三分之一。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连终身雇佣制的发起者松下,也不得不进行裁员瘦身,丢掉巨额员工养老金包袱以自保。 第二,现在是经济全球化时代,时代改变、经济形势变了、人的观念也在改变、一切都在发生变化,终身雇佣制这种制度与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企业制度有冲突。 第三,终身雇佣制妨碍人才在企业间自由流动,使得企业缺乏竞争力,“按资排辈”也使得一些有才华的年轻人得不到重用,员工缺乏活力和动力。


Copyright © 2008 This feed is for personal, non-commercial use only. The use of this feed on other websites breaches copyright. If this content is not in your news reader, it makes the page you are viewing an infringement of the copyright. (Digital Fingerprint: )

相关文章

Written on February 1,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