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富民穷的结果

国富民穷的结果:

临沂银雀山汉墓中出土的《孙子兵法》残简中有一段吴问。原文如下: 吴王问孙子曰:“六将军分守晋国之地,孰先亡?孰固成?” 孙子曰:“范、中行氏先亡。” “孰为之次?” “智氏为次。” “孰为之次?” “韩、魏为次。赵毋失其故法,晋国归焉。” 吴王曰:“其说可得闻乎?” 孙子曰:“可。范、中行氏制田,以八十步为畹,以百六十步为亩,而五税之。其田狭,置士多,五税之,公家富。公家富,置士多,主骄臣奢,冀功数战,曰先。智氏制田,以九十步为畹,以百八十步为亩。其制田狭,其置士多。五税之,公家富。置士多,主骄臣奢,冀功数战,故为范、中行氏次。韩、魏制田,以百步为畹,以两百步为亩,而五税之,公家富。公家富,置士多,主骄臣奢,冀功数战,故为智氏次。赵氏制田,以百廿步为畹,以二百四十步为亩,公无税焉。公家贫,其置士少,主俭臣*,以御富民,故曰固国。晋国归焉。” 吴王曰:“善。王者之道,厚爱其民者也。 现代思考。 除去一些末节的探究,你就知道了晋国六卿的田亩制度之差异,不仅在于度量之别,有的“以百六十步为亩”,有的“以百八十步为亩”,有的“以两百步为亩”,还有“以二百四十步为亩”。而且有税制的差异,“五税之”的比较多,大约是十取其五。 小亩重税的结果,就造成“公家富”,这里的公家,现在可以视为集体或者国家。公家富了以后呢?就会有“置士多”,养了许多管理者,你看看时下公务员一再扩招,就知道后面的原因是国家富。否则,穷国养活不了那么多的公务员,如何能够一再扩招。公务员队伍庞大了,结果是“主骄臣奢”。领导人身边天天积聚一大帮子闲人,有跑腿的,有伺候的,也有瞎出馊主意的,还有无事生非诋毁诽谤的。这些人跟着领导,狐假虎威,就无官不富,开始生活奢侈,官衙要大,官衙要阔,要比照白宫,要富丽堂皇。住的地方奢侈,吃的更加奢侈,喝酒拉菲茅台,抽烟九五至尊,穿衣世界名牌,戴表镶金嵌钻,小小一根皮带都要意大利小牛皮。私宅一样讲究,一套别墅不够,许多城市都有。一个身份不够,造出许多户口。除此之外,还要造城,大手一挥,大笔一挥,一定要让旧貌换新颜。为的是在历史上给自己记一笔。每天奢侈腐化,鬼点子一个个涌现,主意出来出去,最后只有一件事情,“冀功数战”。他们就对领导说,你是千古一遇,才不世出的明君圣贤,再小打小闹不足以显示你的水平。你看国家如此富强,那就一定要造枪造炮,显示武力。这点地方根本不够您管理的,那样吧,咱扩张领土吧。于是开始耀武扬威,发动战争。那么结果呢?逐步走向灭亡。 秦统一六国,不仅因为秦的凶恶,而且因为六国统治者的不得人心,起码大家五十步笑百步,谁比谁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么秦借助国力、武力,实现了统一,老大的劲头更足,牛气更重,胃口大到了想要“千世万世而为君”,结果不过是两代而亡,“身死国灭,为天下笑”。天下的笑中有多少苦,统一之战,杀人盈城,杀人盈野,血流漂杵,罪大恶极。后面的楚汉争霸,就更加穷凶极恶,罄竹难书。直到后面的皇帝醒悟,才开始实行休养生息,才开始使国家恢复生机,民众得以安宁。而那时的税制改革,在历史上更具有开创性。 结而论之,国富民穷的后果,是不安,是动荡,是战争,是危险。必须要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让民众富起来,有恒产有恒心。修改政策,不要再用一套房子做诱饵掠夺尽一家人几代的积蓄,不要再用国家应该免费提供的教育使国民在应试教育的歧路上奔到力竭,不要再借助医生的手术刀给自己的国民放血…… 孙子生在两千五百年前,然而他思想的深度却可以无愧后人,智慧的光芒依旧可以启迪有国有家的志士仁人。 2013年1月29日

Written on January 30, 2013